#navbar-iframe {display: none !important;}

2015年5月16日星期六

病床经历


我喜爱医院的病床,喜欢它的柔软度,不软也不硬,恰好能支撑整条脊椎。躺在床上,紧绷已久的神经仿佛像小绵羊似的放松下来。我喜爱躺在病床上吹吹冷气,边聆听护士小姐们的交谈,边等待医生的到来。

首次躺在病床上,耐心等待儿子出来,肚子里抽痛的感觉越来越频密。我什么也做不了,先生陪伴我聊天,我一句也聊不下,紧握着先生的手,心中念佛号,疼痛感却剧增。在无可奈之下,先生召来麻醉师,在我的脊髓打入了麻醉药,将下半身麻醉。呆在病床上整整12个小时,我终于产下了儿子。面对如此情况,当年的我无法体会到病床所带来的温暖。

儿子在8岁那年不幸患上肺炎。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孩儿步入大厅,他脸色苍白、四肢无力地等待办理入院手续。望着平时奔奔跳跳的儿子像泄了的气球般依靠在轮椅上,妈妈担心儿子昏迷,就小声呼喊他的名字。儿子似乎听到妈妈的呼唤,微微睁开眼睛,但眼皮又不听使唤的盖下来,只能微微点头回应。此时此刻的我不能软弱,我需要能量,我需要坚强,我需要保护他,我需要陪伴孩儿与顽强的细菌抗争到底。

一张床,两个人睡,我斜靠在床上,动作轻盈地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,迷迷糊糊中照顾身旁的儿子。连续几天,身心疲惫的我定时唤醒沉睡中的儿子服药,浓浓的药味令他抗拒不已。直到孩儿打倒病菌,重拾笑颜,我才放心下来。虽然区区5天的时间住院,但孩儿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,病房和走廊是孩儿常溜达的地方,偶尔躺在床上与孩儿观看电视节目来打发时间,与孩子享受躺在床上所带来的舒适感。

当年得知怀了第二胎,心情兴奋不已,但再次复诊时,胎盘里空无一物,医生让我挑选日子来动手术,我选了儿子生日的隔一天,所以儿子生日当晚的心情格外惆怅。首次全身麻醉,醒来时,意识迷迷糊糊的,躺在床上近两个小时,意识才完全清醒,孩儿和先生已坐在身旁,懂事的孩儿对我说:“妈,还痛吗?” 我轻轻回答说:“不痛了。”  一张床,两人互挨着,因此得到了孩儿深情的吻。

上次见了医生,原以为不必劳烦先生,独自就可来医院进行宫腔镜检验,可是医生劝说因得全身麻醉,所以身旁得多一位来相随。第四次来到病床,是淡定的,因心里早已做好准备,全身麻醉对我而言只不过是时候让我躺在手术室沉睡,暂时将身躯托福以身旁的医护人员。

说来真奇怪,这次的心情比前三次的心情莫名的兴奋,期待医护人员推我进手术室,更期待医生告诉我:“你该睡觉了。”

来到病房,吩咐先生不必陪伴我,等手术后下午才接我。我自个儿换好衣袍,跳上期待已久的床,这张床褥果然舒服,调好床头的斜度后,又躺回床上,捧起书本阅读,伴随冷冷的空气,等待医生前来。

打了点滴后,不久,我就换上另一张床,闭上双眼,享受护士小姐推我进手术室的时光。来到手术室,医护人员一把扛起我,我又换上新的地方了,医生轻拍我的肩膀说:“你要睡觉了!” 我兴奋的点头示意已准备好了,是时候进入梦乡了,是时候让身体放松下来了,吸入麻醉药后就失去知觉了。

我仿佛身在零零碎碎的梦境里,突然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呼唤我的名字,微微张开的双眼又轻轻合上,意识模糊,深知已不在手术室了,已躺在原有的病床上。每个细胞彷佛在沉睡着,我把握当下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,不让思绪混乱,静静的,缓缓的呼吸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细胞逐渐清醒过来。

身子已完全恢复意识,喝点儿水,等待胃部适应后,再喝杯热饮加上三块饼干,此时此刻的我何等幸福?护士拿了一个瓶子给我确认,瓶子里头装着子宫里的组织,准备拿去化验。我望着瓶子里的细胞组织,心存感恩,感恩这些细胞在子宫里生存,期望子宫里的细胞乖乖的,能与我和平共处,无论是好是坏,我也得接受。

从初次接触病床至今,心情五味杂陈,喜悦、紧张、期待、担忧、兴奋至淡定,因此人生剧本有所改变了,但愿从今以后一切都是甜的……


刊登于星云2015年5月5日
http://life.sinchew.com.my/node/16322?tid=57

1 条评论:

Kylie wenn 说...

祝福: 天天健康!~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